敬花祗梓°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沙艾】考试后的小憩(学院paro

太热了。




挂在天花板上的风扇扇叶吱呀吱呀地转着圈,夏日里特有的燥热混进空气里,缓慢地在教室中游动。学校里栽了很多的树,蝉鸣在树与树间毫无间断地此起彼伏着。




截至下午四点整,他已经停了很久的笔。




距离考试结束尚有三十分钟,火辣辣的太阳即使是在这个时候也不见得消减三分暑气。




他有些无聊地让中性笔在指间转了几圈,又重新放下。他抬手扯下发绳,随便咬着,重新理了一遍头发。监考的老头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他不慌不忙地把头发扎好,而旁边的红毛一直在跟他小声地对着选择题的答案。




他轻描淡写地抛给对方几个错误的答案,心情大好地瞥见对方正咬着笔杆大涂大改。忍住笑出声的冲动,他端正了坐姿,直视着坐在前方的女孩。




她还在奋笔疾书。




估计又要拉着我给她补课了。




他单手撑着下巴。右边是一堵厚实的墙壁,他倒很是满意。这样便不会面对窗外那些跑过来把他当做动物一样观赏的花痴女——这么个差事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教室外面可以看见的红毛的身上。




不过她坐着的位置吹不到风扇。这是个麻烦。




不管监考的老头朝他射来多少记的眼刀,他只是尽量地趴在课桌上,卷着考试原卷伸长了手臂帮她扇风。反正又不收原卷。




女孩收到了来自后座的扇风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地又投入奋战。




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指针走得很慢很慢。




他无奈地对着墙壁笑了一下。








窗外的蝉鸣不知响了多久,钟敲响的时候女孩刚好放下笔。




他坐直了身体,任由女孩后仰着把自己的脑袋搁在他桌子上。




果不其然的委屈脸。




又要被语文老师请办公室了。她呆望着天花板,小声地说。可是我写的都有道理啊,没什么毛病。科学就是那么解释的嘛。




他细心听着她的抱怨,伸手轻轻在她脸上捏了一下。




刚刚谢谢你啦,每次都是段一的沙银同学。她眉眼弯弯,绽开很好看的笑。这回考试后的补课也拜托你啦。呜,写完作文后好累。




他本来想说,先去吃饭吧,但女孩子已经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艾文。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我的小女朋友。




他低低轻笑一声,站起身来。




前后的两块白色窗帘难得地被夏风吹得飘扬起来。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红毛也被自己早早地打发回宿舍。




于是他倾身向前,对方浅缓的呼吸吹在他的下颔,惹起他一阵心动。然后他轻轻覆上女孩的唇瓣,像是窃食禁果一般慢慢红了脸,而后握紧了拳头侧脸对着墙壁闭上眼睛,只任夏风灌进教室里,拂扰他的思绪。












*私设。感谢你的阅读。


*请帮我打call!!!不然我就不干了!!!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