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花祗梓°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文豪野犬】Must Say Goodbye.(森爱)

#逝世梗#
#异能的羁绊#

1.
  哈,什么嘛。

  爱丽丝实在是不能忍受这个沉闷不语的男人。

  如她所见,森鸥外今日神情恍惚,只顾呆呆地望着窗外细密的雨丝连成一片,偶有的几声呢喃更似自言自语。

  喂,林太郎。

  脾气本来就不大好的小姑娘焦虑地用手指头卷起了她漂亮的金发,荷叶裙边因为她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而翻飞了几秒钟。

  快回复我啦!

  爱丽丝气呼呼地在他面前大声叫喊,秀气的眉毛蹙在了一起。漂亮的五官染上了些许怒气,却显得越发活泼生动起来。

  在持续没有得到对方回应的情况下,小姑娘果断地跺了跺皮鞋跟,很不客气地攀爬到窗台边——手脚之利落令人惊叹——然后她伸出手去,狠狠地揪住了这个仿佛灵魂出窍的男人的耳朵。

  笨蛋林太郎!快回答我!

  爱丽丝把嘴巴凑到那人的耳畔,没有丝毫顾忌便大叫起来。

  往日里的林太郎可不是如此。这样的他,自己实在是太不习惯啦!

  所幸这个男人终于回过神来,定了定眸子,然后将热情的视线找寻回来,落在眼前这个小小少女的身上。

  哎呀,我的小爱丽丝,连生气的模样都是那么的可爱!

  他的眼里流露出热烈的喜欢之情,在室内橙黄色的灯光下更是耀眼。

  森鸥外使出一贯的手段哄着小姑娘穿上新买的洋装——在爱丽丝的指尖触到第三块红桃布丁时,他好说歹说总算是劝下了她想要吃第四块小蛋糕的愿望。

  等会儿还有宴会呢。我可是特地让人准备了更漂亮更好吃的甜点等着爱丽丝唷。

  哼,很识相嘛。那就暂且不谈第四块小蛋糕的问题。


2.
  这场宴会的举办目的其实不明不白。

  中原中也在场里已经逛了好一会儿,顺便跟几个眼熟的家伙打了招呼。

  这种宴会以前也是有举办过的,森鸥外美其名曰是促进下属们之间的感情。

  他再一次抬起头来时,看到穿着酒红色领子的森鸥外牵着穿着华丽的爱丽丝走了进来。

  他便跟服务员要了一杯红酒,然后走过去跟自己的首领打个招呼。

  森鸥外见着中原中也朝自己走过来,也向服务员要了一杯红酒,不料身边的小姑娘生气地制止了他的行为。

  不行——林太郎今天不能喝酒!

  刚凑到两人身边的中原中也愕然了。只是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小女孩的惩罚游戏。

  没有目的,单纯的耍脾气。许是二人又发生了什么矛盾。

  他朝森鸥外敬了酒,简单地喊了一句首领。

  事实上,森鸥外与中原中也之间并不需要什么上级与下属的寒暄。

  森鸥外只是点点头,夸赞他今天的大衣选得不错,然后就跟随着小女孩的身影在餐桌旁来回走动。


3.
  林太郎,我给你画幅画吧。

  从宴会上回来后,爱丽丝坐在沙发上,看着森鸥外关上房门,像是忽地想到了什么。

  好啊,真是荣幸——小爱丽丝,稍等哦。

  森鸥外惊喜地弯了眸,眼底满是笑意。

  爱丽丝怔怔地盯着男人为她铺好画纸,然后朝自己递过一支画笔来。

  小姑娘迅速地眨了眨眼睛。

  涩涩的。合上眼帘时会感觉到些许不适。

  嘁……我不画了。

  爱丽丝嘟囔着摆摆手,沿着墙角慢慢地走起步子。她十分认真地端详着她画的每一幅画,偶尔还会伸出手去触碰一下。

  每一幅贴在墙上的画都是她的得意之作,而此时她还能回忆起创作之时的各种心情。

  爱丽丝的步伐逐渐快了起来,不经意间已经让金色的秀发欢快地跳了个回旋舞。她转过头去,暼了一眼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看向这边的森鸥外。

  他的嘴角带着轻松的笑,眼底映出灯光的颜色。见着小姑娘看过来,森鸥外很高兴地朝她挥了挥手。

  啊啊,小爱丽丝。

  可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

  爱丽丝轻哼一声,继续沿着墙角迈上几步。

  在记忆里,自己是画过林太郎的。

  她干脆地停止了慢慢观赏自己的画作的行动,而是提着漂亮的小裙子飞向了另一个墙角处。

  那副画作是单独出来挂在墙角的。上面画的是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森鸥外的衣服,戴着森鸥外的帽子,甚至还牵着一个跟爱丽丝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女孩。

  爱丽丝画的那些画多多少少会受森鸥外的一点儿影响,唯独这一张是在森鸥外睡着的时候画成的。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发现画纸上面还残存着好闻的味道。那是自己头发的香味——森鸥外在那一日为自己精心梳理了长发,而画作完成时自己悄悄地拉过他的手在画纸上重重地按了一下。

  说起来,林太郎那日是怎么睡着的呢。

  爱丽丝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取下那副画,然后回到了男人的身边。

  喏——我以前就给林太郎画过像啦。

  哎呀哎呀,这是真真切切的啊。

  趁着男人欣赏那副画作,小姑娘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她说,我非常非常不喜欢林太郎控制着我的一切。——包括情绪,以及对待林太郎的每个模样。

  森鸥外便笑笑,挑了无事的一日满足了她的这个愿望。

  他与小姑娘确实是开开心心地过了一天,期间没有爱丽丝不满的大喊,没有自己为了哄她而做出的无奈笑脸。

  他们牵着手,愉快地逛了周边的每一间甜品店,偶尔爱丽丝还会兴奋地指着橱窗内摆出的新裙子然后带着森鸥外冲进店里去。

  他们脚下漫开了樱花,爱丽丝在花间敏捷地跳来跳去,一边小大人似的叮嘱着森鸥外不许踩到任何一朵花。

  森鸥外便跟着她的足迹,同样敏捷地跳来跳去。

  待回家的时候,爱丽丝伪装成睡着了的模样。森鸥外没有打扰她,把她抱起来,犹如对待绝世珍宝一般,将爱丽丝轻轻地放在了她的床上——明明他是知道的,爱丽丝并没有睡着。

  小姑娘蹑手蹑脚地从包里搜罗出画纸和蜡笔,然后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森鸥外的睡颜。她将目光重新落在了画纸之上,开始勾勒出男人的模样。额前的碎发半遮着她的视线,可她却很开心地在纸上写写画画。

  ——林太郎,我想睡觉了。

  小姑娘软软的声音随着她打了个哈欠响起。

  森鸥外转过头去,看见爱丽丝的眼睛倒映出了自己。

  他便笑起来,牵着她的手,把她领到床边。

  爱丽丝任由着他帮自己打点好一切,一言不发,直到森鸥外呼唤着让她爬上床去。

  在最后,我想再吃一块小蛋糕。

  她眨了眨眼睛,眼里流露出明亮的色彩。

  森鸥外明显地愣了一下,改变了以往劝说她睡前不要吃东西的习惯,很快地从不远处的茶桌上为她带来了一块嵌着红色樱桃的糕点。

  小姑娘慢慢地将蛋糕一点点地送入嘴中。她是那样的专心致志,以至于森鸥外陷入了一种痴痴的观望。

  林太郎。

  爱丽丝唤了一声,让男人回过神来。她将盘子往人面前一递,嘟囔着说不想吃樱桃。

  森鸥外听了,就提起那颗漂亮的红色樱桃,放到嘴里细细地咀嚼。

  小姑娘满意地点点头,爬上了床,还自己盖好了被子。

  森鸥外坐在床沿,帮她收拾了一下被角,为了避免她着凉,特地把被子往爱丽丝的脖子处拉了拉。

  晚安啦,爱丽丝。

  晚安,林太郎。

  森鸥外便摸摸她的脸,整了整小姑娘的头发。他站起身来,正要去触碰灯的开关,突然听见小姑娘又说了一句话。

  再见,林太郎。

  她原本已经闭上了眼睛,心里却焦虑不安。于是她重新睁开眼睛,眼角有些泛红。

  ……再见,我亲爱的爱丽丝。






。心情复杂。
花了一个下午写完的。
……大概三小时。
自从知道爱丽丝是森鸥外的异能以后。
真的好喜欢森鸥外[……]
第一次写森鸥外和爱丽丝。
ooc的话,我觉得很少很少吧。
并不是盲目的自信。
毕竟背景不同。
而我也只想描绘将死之时的森鸥外。
大部分着墨在爱丽丝。
最终是爱丽丝逝去,森鸥外紧随着她。
……这篇文,希望能给你们一种很安静的感觉。…但愿如此。
……然后发现自己的文风又变了。
害怕极了。瑟瑟发抖。
不过我写得挺舒服的。或许我就是适合这种写法。
标题的“Must Say Goodbye”在这里翻译为“离别说再见”。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