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花祗梓°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双黑·太中】其中一方病重梗#不知道叫he还是be#

*中也异能反噬严重,生命垂危。
*太宰尚未离开黑手党。
*ooc慎。

——我早就该想到的,却于今日才恍然想起。

    太宰治本来是不想出行的,但他在首领森鸥外的建议下还是坐上了去医院的车。

    一如往日他坐车时的闲适,此刻的他舒舒服服地将身体自然放置在车的空旷的后座,脸上铺盖着那本于他十分重要的限量版手册。

    开车的男人技术很好,即使是在稍有颠簸的路上也能完美地避开路障。

    正当太宰治隐隐地要昏睡过去,突然的刹车却让他瞬时清醒了。

    太宰治直起了半个身子,用手腕撑着脑袋,随意地扫了几眼窗外。

    “啊呀,我看见了一位美人耶。”这么说着,太宰治迅速地爬了起来,慵懒地理了理头发,然后弯眸给窗外的那位小姐投去一个明媚的微笑。

    那位小姐好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立刻吩咐着自己的司机关上车窗。

    于是太宰治的视线便回到了车内,顺便瞥了红绿灯一眼。红灯还剩下几秒,而他的注意力又被车窗边缘落下的一只蝴蝶吸引过去。

    司机侧头瞧了瞧那个太宰治口中所称赞的美人,却是开口说起了另外的事。

    “太宰先生,您觉得中也先生这次的情况如何?”

    “诶——中也吗?”太宰治依旧逗弄着那只橙色的蝴蝶,漫不经心地接着话,“他不是感冒发烧了么。啊……听起来好像有点儿严重?不过首领说的是呀,我现在去气气他,说不定很快就好起来了。”

    司机是一个上任不久的年轻青年,说起话来也是口无遮拦。

    “……太宰先生,中也先生这一次不是负了重伤吗?”
    “重伤?什么重伤?感冒发烧也算是重伤吗?这点程度对中也那家伙来说还是太轻的哦?”

    “可我听小道消息说,中也先生是因为异能反噬严重才进的医院……”司机一边打着方向盘重新开动汽车,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小道消息?”太宰治见着那只蝴蝶受惊旋转了一个圈飞走后,便是笑眯眯地正坐在了司机身后的位置,“哪儿来的?”

    “哎,就是那个来通知我……”话至一半,司机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想要蒙骗这个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是不可能的了——那么就只有求饶。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求您饶了我吧,我不该说胡话,我不应该随意听信他人言语,散布有损组织的言论……”司机慌慌张张,就差半路停车下来跟太宰治跪地求饶了。

    “再问一遍。”太宰治干脆地打断了他,“中也怎么了——不赶紧说清楚的话,我不介意自己开车。”

    “是……是这样的,昨夜中也先生与您完成任务后,他的异能反噬过于严重,一时调控不来,当时又找不到您所以情况恶化……据、据说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加快速度。”

    太宰治遣走了开车的青年,在医院的病房门口犹豫了起来。他回到台阶处,刚细碎地迈了几步,却又转身走上平路。

    他突然想起了当时的自己规劝感冒发烧的中也来医院检查,得到的回复却是“你这家伙,是去了太多次已经爱上那个味道了吗。”

    “其实我的绷带都是自己缠上的哦。”

    嘴里这么念着,猛地才发现对方并没有在身边预备着对付自己。

    太宰治拉了拉大衣的领子,慢慢地晃进了所谓的重症病房。

    长相清秀的护士小姐朝他点了个头,轻声细语地告知了病人正在休息的注意事项,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病房里的药水味实是刺鼻。床被与墙壁连成干净的一色白,这似乎给人的心理上增加了格外的负担。

    太宰治探头看了看那个沉浸在一片白色中熟睡的人,兴趣更发而挑了挑眉。

    他绕过隔间,步伐如履薄冰,轻慢无声地来到了病床前。

    中原中也的脸色明显地不比往常,而应有的诊护设备并不齐全。

    不难猜测这是企图睡得安稳一些。

    太宰治的双手交握着放置于身后,挺直腰板站了好一会儿。他的视线一直在中也熟睡的脸庞上停留,眼角因逐渐眯起的眼帘变得狭长。

    足步交换,稍稍曲膝,太宰治在病床边沿处坐下。

    居然没有惊醒。看来你是真的乏累啊,中也。

    太宰治整了整袖口,伸出手去触碰了一下病人的手指——很是冰凉。

    中原中也似乎能感知到什么,原本曲起的手指轻微地动了动。

    “啊啊…我可不想白来一趟。”
    太宰治低声笑道,而后唇瓣相阖,嘴角缓缓上扬,慢慢地朝着对方俯下身去。

    在距离拉近了不少的时候,他又停顿下来,看着中原中也脸颊上细腻的绒毛。浅匀的呼吸拍打在太宰治的脸上,而他看得出神,也像是期待着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能够给予他什么回应。

    中原中也被对方的呼吸扰得不宁,瞬时睁开了眼睛。待他意识到眼前有个人的时候,实实在在地被吓了一跳——况且对方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平常若像这么近距离地与其接触,他一定会狠狠地给太宰治一拳。

    “啧……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跟首领说了,不让你这条臭鱼来污染空气吗。”中原中也轻骂了几声,没好气地别过头去。

    太宰治却只是笑,继而轻嘘一声,越发反常地贴近了中原中也的脸。

    中原中也自知此刻身体虚弱,手臂也使不上劲,无法对其做出反抗,心下忐忑不安。他蹙眉,索性闭上眼睛将脑袋朝一边歪了歪。

    太宰治刻意将中原中也的脑袋扳回来,额头贴上他的,眼里带着狡黠的意味。然后手背跃上他滚烫的脸颊,指关节在人脸上轻轻蹭了蹭。

    这使中原中也迷惑不解,而他的眉眼开始变得柔和起来。

    “嘶——”

    中原中也显然不应该对搭档有什么好憧憬。太宰治方才在他脸上狠狠地掐了一道。

    “去你妈的太宰治!”他愤怒地拧着自己的五官,奈何虚弱的身体无法支持着其形成威慑人的力量,反而像是小孩子撒娇着发脾气一般逗人发笑。

    太宰治瞧见对方的表情后果然忍俊不禁,不过他也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呜哇……真是价值百亿元的名画。漆黑的小矮人在撒娇耶,如果拍下来会不会在黑手党中卖个好价钱呢。啊……不如这样,我负责拍摄,你二我八?中也,先摆个好看的姿势来试试怎么样?”

    “哈?你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啊?!”

    “我说——想给中也拍张照。”

    中原中也预感不妙,自己此刻又不能做出什么反抗,便是迅速地将脑袋转向与太宰治相对的一侧。
    ……等等。

    突然从唇角处传来的柔软触感把自己吓得不轻。

    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中原中也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转过头去,刚要开口大骂的嘴巴却早已被守株待兔的太宰治堵上。

    “唔……?!”中原中也睁大了他那漂亮的蓝色眸子,一种微妙的感觉蔓上心头。

    荆棘慢慢地蹿进被守护得完好的田地,经由特殊的牵引逐渐松弛着悄悄包裹上柔软的外圈。

    第一反应是打人,第二反应……却是明显跃上双颊的红晕。

    其实中原中也并未注视与自己相离甚近的黑色瞳孔多久。总之,在快门按下的一刹那,他发觉自己又被耍了一道。

    “哇啊,我这下子可是得了稀世珍宝。因为害羞而脸红发烫的蛞蝓君——”太宰治晃了晃手里不知何时拿上的相机,还特地调出了那张照片。

    中原中也恨不得马上跳起来杀了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家伙。他瞥了一眼照片,隐隐地咬了牙,转过头去,权当记下了这笔账。

    太宰治见着他别开头去也没发表什么大意见,只不过是带着胜利的微笑轻快地走出病房,一边叫喊着:“黑手党中原中也的私家照片,一张一百块啊……”
   

    等到下了楼,走到医院大门口的长阶梯处时,太宰治才换下原本喜悦的表情。

    他眯着眼,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向。

    太宰治看了一会儿,心里寻思着肯定是阳光太刺眼,把自己弄得都快要流出眼泪来了。

    他重新低下头,却是摆弄起那部相机来。

    图上是中也的一个侧脸,拍到的红晕简直让人如临其境般地感受到这个男人不为人知的一面。

    太宰治便安静地笑,眉眼轻弯,嘴角上扬。

    他摁了一下按钮,忽地出现的下一张照片,却是自己与中原中也唇瓣相合时的合照。

    太宰治的手指在相机边缘轻轻摩擦了一会儿,又突然停住。他小心地收好了相机,这时候吹来的风将其大衣半卷半掀。

    终是于今日,又一次,起风了。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