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花祗梓°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卡张】生病时也想要亲亲张先生

*卡张。

*原作真的超好看了向所有人安利。

*17年9月份那会儿写的。现在摊出来免得坏了。x

*很短。不知道在写啥。




    风来得是那样轻微,以至于细细的发丝被吹起时他还没有察觉。


    这一天的记忆忽然定格在对方凑上来的时候,脸颊上感受到的对方的呼吸炙热而温柔。


    他甚至还来不及做出躲闪,卡尔的吻就似羽毛一般轻飘飘地在他的右颊上落下。


    缓慢而绵长的气息就绕在他的耳畔,吐纳声比自己的心跳还要来得清晰可辨。


    原本就疼得厉害的脑袋一瞬间像是被炸开来,那些繁琐沉重的东西统统被丢出去,只剩下一片让他不知所措的空茫。


    是感冒发烧的缘故吧,否则他怎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好半天他才认清自己是谁,在哪里,做些什么。然后他就下意识地向左倾了倾身子,与那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但尚未组织起来的语言在他望向对方的眼睛时又惊得落荒而逃,那人略带沙哑的声音温柔如蜜地轻轻唤着他“张先生”,将他原本要做的那些粗鲁的动作无形地束缚起来。


    风还在吹啊,桌上处理的未处理的文件纷纷飘起来,仿佛薄透的花瓣散发着墨水的芳香,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晕乎乎的。


    恍惚间那人明朗鲜艳的笑容就跌跌撞撞地跑进自己的心里去,他想伸手扶一把,可又被那人抓住了裤脚,只是委屈兮兮地喊着张先生你真好呀。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