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花祗梓°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沙艾】the Thinking of Loving You(无尔之思)预告

*如题,只是一个预告。

*题目是瞎取的。可能有语法错误

*背景设定是与沙银在同一组织的艾文为了拯救沙银屡次使用时间重置最终完全忘记了他,而二人此前已经确定情侣关系。

*最近可能脑残言情看多了麻痹神经现在组织语言有点不清不楚。

*这篇算是预告,也算是上篇。还有两部分。估计要很久才能生出来




    他的靴子压上新生的绿草时,惊起了其中小憩的飞虫。


    刚刚下过一阵疾雨,前后不过十分钟,却将夏日里燥热的一切冲刷了个干净。


    他的银色的头发是湿的,几乎白色的发梢还沾了从枝叶上掉下来的水珠。靴子是防水的材质,衣服亦是如此,而他在适合掩藏的枝叶后停下了脚步。


    在这里就能看到她,他想。向来冷漠的眼神里生出了一丝丝的温情,然后望向不远处的小屋。


    他看到了她。


    她梳了新发型,两条辫子垂到胸前,随着她的动作一动一动。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的发夹还是原来的那个,在她开心时可以摘下来转变成眼镜,藏在后面的亮晶晶的双眸弯成弦月的样子,总是冲着他傻乎乎地笑。


    她依旧穿着那件吊带裙,外面披着一件轻纱,刚好覆住她裸露的肩头。他回忆起她活泼地上蹿下跳时,轻纱的衣角会翻飞起来,就如时刻伴随在她身边的翩翩蝴蝶。


    她现在是笑着的。她从屋里出来,走了一会儿,现在停了脚。


    他这时才注意到那个跟在她身前穿红着绿的男人。她跟那个男人牵着手。


    发梢上的水珠终于滑下来,落在他的脖颈上,冰凉的,腻滑的,顺着线条要慢慢往下。


    枝叶与枝叶间充斥着水汽,嫩绿和深绿在他感觉来突然有点儿晃眼。


    他悄然伸了手,将水珠接到自己的手上。


    他仍然看着她,甚至于与那个男人牵了几根手指牵的哪根手指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他又忽地觉得眼睛一酸,许是太过干涩,便将沾了水珠的手背置在眼前,轻轻擦了一下。


    他的眼角现在变成湿的了。


    她仍在笑,跟那个男人手牵着手。男人的另一只手指的是天空,正兴高采烈地跟她说着什么,而她笑嘻嘻地拉着男人轻快地进了屋去。


    他眨了眨眼。


    他记得的。


    他与她约好的烟火大会,今晚却由另一个男人陪她去。


    那个男人是他足以信任的,却也是最不令他放心的。


    过了今晚的烟火大会,他将再度成为冰冷的杀人机器,动身赴往欧洲去,再不回头。







*嘻嘻。虐自己喜欢的角色真开心

*结局要he还是be呢。

*写完时很开心,现在看来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5)

热度(22)